2024年7月12日星期五

电量低的日子

提不起劲,支棱不起来,缺少一些动力,这样的时候大概就是电量比较低的日子吧。

上周,大概花了一整个星期做心理建设以后,终于鼓起勇气告诉房东,家里有些东西需要维修。房东果然和我预想的一样是个好房东,不仅很有同理心,完全没有责怪我的意思,而且也很有行动力,当天晚上马上就来试了试解决最着急的问题——厨房下水道堵塞。可惜强力疏通剂没有像广告上说的那样成功(“没疏通就退款”)。于是第二天又带了更多装备来试了试,还是不行,最后叫了水管工。

等我回到家,房东已经发消息告诉我下水道可以正常使用了。我半信半疑地打开水龙头试了试,久违地听到了水管里的水流声。感动!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可以忍耐那么久。下水道堵住的日子里,我习惯了把水龙头开得小小的,努力让水流汇入水龙头下方的小锅,锅里水满后就倒进旁边的大蒸锅。蒸锅充当了运送水的容器,隔一会儿我就要把大蒸锅端进厕所,把一大锅水倒进马桶。这样的劳动中,我的肩膀也开始痛,痛到我甚至去看了理疗师。

现在终于不用用这种前现代的方法使用厨房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从下水管修好之后,我的肩膀也不怎么痛了。洗碗也更快乐了!

上周因为房东要来,我还紧急大扫除了一下。做了很多劳动。或许是因为前阵子很勤劳,这周月经一来我就什么都不想做了。痛经的那天当然是能休息就休息,做些转移注意力的事情。后来的几天也只是维持着最低限度的生活而已,吃得很随便。而且还因为忽然很想吃些什么零食而买了打折的榛子巧克力和黄油饼干。买了之后就忍不住大吃特吃。吃完又很不舒服。

经期也有点打乱之前运动的习惯。而且其实我的运动习惯还挺容易被影响的,之前有好一阵子因为天亮得太早、七点多就很晒很热,我就不想出门跑步。好像很容易运动不足。

很多想做的事还没来得及做,但身体却不太配合。遇上这样的日子,我已经学会降低标准,完成了一两件事就很好。只要晚上还认真用牙线、刷牙洗澡按时睡觉,就是胜利。

不过即便如此,也希望可以少一些这样的日子啊。

家门口的路口有一起严重的事故,跟着家属凑热闹的时候久违地写生了一下

2024年7月6日星期六

小猫来做客

你经过熟睡的小猫身旁会切换成轻手轻脚模式吗?

我会!

即将出门旅行的朋友又把小猫兄弟送来我们家小住了。每次我都很期待小猫的到来,能获得这份信任也很感恩。

而每次和小猫相处,都感觉到对他们的了解更深了一点。

最初从朋友手中接过航空箱,小猫肯定是紧张地喵喵叫的。打开航空箱,他们会压低身子、夹紧尾巴,迅速溜到厨余垃圾箱所在的橱柜。熟练的那个熟练地打开门。紧张的那个慌乱到找不到门在哪里,有点好笑。明明是来过好几次的“阿姨家”了。打开门,赶紧跳到垃圾箱上面,他们会在垃圾箱和水槽底部之间的狭小空间里缩起来躺好。

到家的前两天里,他们会花很多时间待在那个第一次来我家时就选中的安全角落,呼呼大睡。只有必要的时候才出来觅食和上厕所。

然后慢慢地,他们在外面的时间就会逐渐增加。我喜欢观察他们在家里的活动,看起来是那么的随机,简直是最高级别的“随心所欲”了。

当然,就像每棵树和每棵树都不同,每个人和每个人都不同,两个小猫即便是同胞兄弟,也很不同。

朋友给我看过他们还是小猫的时候的样子,一个的确比另一个大了一圈,因此成了哥哥。然而谁能料到小时候是小不点的那个,长大后却比哥哥大了不止一圈。

哥哥体型优美,瘦瘦长长的一条,毛非常的柔软。行事谨慎,擅长爬高,很容易被吓到,喜欢到处搜罗适合挠头蹭痒痒的物件。哥哥非常喜欢被抚摸和拍打背部直到尾巴根部的区域。我们开玩笑地说他很爱拍屁屁。然而拍屁屁的快乐或许很刺激,拍几下他就会扭动一下变换侧躺的方向。拍着拍着被挠一下或咬一口也是常有的事。最近我学会了保持一个均匀的速度摸摸和拍拍,有时面对他两手交替、轻轻地慢慢地抚摸,并时刻观察小猫的反应,一有苗头立马暂停,缓一缓再继续,直到小猫满意地咬我表示够了就停下。

嗯?怎么好像不管如何都还是会被咬。笑。

哥哥还会用一种语重心长、但又有些着急的声音大声地表达他的心意。我经常会问他怎么了。得到回应后,他就会马上改用一种非常温柔、音量也小小的声音再说一遍。最近我发现他常常睡着睡着被弟弟挤下椅子,因此意识到或许是来告状的,所以可能不是谆谆教诲,而是委屈到心急。这么想来,越发觉得哥哥很可爱。

但我其实最早偏爱的是弟弟。谁会不喜欢弟弟呢?弟弟因为体型圆圆的,全身有着漂亮的细细鱼骨纹,肚子和手脚都和哥哥一样雪白雪白的,所以外形非常讨喜,憨憨的,像那种没有什么心机的家里最小的小孩。尤其是端坐时胖胖的背影,看一眼就会爱上!

弟弟很爱撒娇。或者说,比起撒娇,弟弟只是真的很喜欢两脚兽。他对人的食物、行踪、房间都很好奇。常常一上楼打开二楼卧室的门,就会听到踢踏踢踏上楼梯的脚步声,然后有个小猫嗖的一下从门缝中钻了进来。通常你和弟弟四目相对的话,他就会情深意切地瞄一声,有时拖得长长的,让人根本无法拒绝。

弟弟还有一个非常独特的习惯。他很喜欢被挠肚子。经常会屁颠屁颠地跑到你跟前,嗵地一下躺倒在地上,然后露出白白软软的肚子,放松地伸展着手脚,朝你投来真挚的邀请的目光。如果弟弟躺在地板上,我只能蹲下来挠肚子的话,坚持不了多久。为了提供更好的挠肚肚服务,我喜欢邀请他到沙发上一起坐好,然后我就可以提供几乎无限量的挠挠了。

弟弟还时不时会慷慨地在我腿上小睡一会儿。睡一会儿,起来绕一圈,换个方向再团起来睡。

有小猫在的日子里,我常常感叹,只要家里有小猫,就是幸福啊。

哥俩一起吃饭
弟弟埋头大睡

哥哥熟睡中。小猫睡觉看不腻。

后记:这篇博客是 6 月写的。现在小猫兄弟早已回家,他俩在我家的痕迹(猫毛、脚印)也都打扫得差不多看不见了。现在家里住着另一位朋友的小猫,以后有机会再向大家介绍。

2024年7月1日星期一

看瀑布

说来好笑,来多伦多三年多了,我终于去了尼亚加拉瀑布(一个月前的六月一号)!

去之前我想象中的瀑布都是要在山林中穿行一阵子才能看到的。样子大概是层层叠叠的绿色中一条银白色的缎带那样的。但尼亚加拉瀑布完全不是这样的,我想它算得上是一个“都市瀑布”。因为瀑布在河上,河是美国和加拿大的国界,所在的小镇是观光小镇,河岸都是公园、博物馆、赌场、餐厅、剧院......

停好车后,我们往瀑布的方向走,穿过一个公园,在不怎么太陡的台阶上走着,小心看着自己的脚步的同时,一抬头就看到了远处的瀑布。那个瞬间是最震撼我的。

走近了看瀑布的确很壮观,像是天神洗澡的澡盆正放着水,但忘记关水龙头了,水就漫了出来。水量惊人,落差也很大。奔涌的水流仿佛无穷无尽,很容易看入迷。

但无论如何都拍不出能够展现心里感受到的东西的哪怕十分之一的照片或视频,就老老实实收起了手机,又专心看了一会儿。还试着想象了一下能不能把那个画面画下来,答案是不能,完全不知道技术上该如何表现水。于是也非常佩服古代画家的功力。

刚才现搜了一下中国画里面瀑布是怎么画的,发现全靠留白,太神奇了......

瀑布看得差不多了,我们两个本来想走去看一个花圃,后来发现两个人都体力不支,于是在树荫底下坐着歇了一会儿。起身决定回家。半路居然被一只红翅黒鹂接连攻击了!当时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有黑乎乎的鸟儿快速飞来、突然往下坠、自己的头顶感觉被挠了一下,然后鸟儿就飞走了。尽管走在我前面的家属几秒钟前也做出过奇怪的举动,但我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一切发生得太快,我完全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近乎本能地抱住脑袋惊呼。后来看新闻才知道原来繁殖期的红翅黒鹂经常这样袭击经过自家巢附近的人类。是个很新奇的体验。

瀑布一带沿路都设置了牌牌,介绍自然和人文历史知识,写得很简洁易读,我几乎每一块都认真读了。印象深刻的两点,一是瀑布地区是温暖的水能到达的最北端和冰冷的水能到达的最南端,所以是很多鱼的栖息地,也因此吸引了很多鸟儿过来住。二是被瀑布水流冲刷侵蚀的那块岩石一直在后退,感觉再过五十年瀑布的景观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了。

由南往北看到的一字型瀑布

在河的西岸由北往南看到的一字型瀑布

马蹄形瀑布

2024年6月21日星期五

松鼠事件

跑步总是有奇遇。

经期结束后,懒洋洋的身体又苏醒过来。一股强烈的想出门的冲动。

于是,隔了十天,又跑起来了。

出门不久就看到了马路中间的小松鼠,仰卧在地上,身边还有看起来刚吃没几口的坚果。此时它的身体看起来还不怎么僵硬,看来刚去世不久。真是个可怜的小家伙。

最近很潮湿,湿度大,23 度的气温,空气的味道居然和梅雨季的杭州有几分相似。那种微热的温度。

森林里的草木恣意生长着,枝条舒展着伸到路中间,让人切实地感觉到所处的地方的的确确就是河谷中开辟出来的一条小路。让人不禁想要感谢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动物和植物,感谢他们忍受智人和他们共享这个空间。

跑得很痛快。

回家路上又看到了松鼠,它还在路中间,此时微微蜷起的手已经有些僵硬了。这是一条限速为时速 30 公里的住宅区小路。虽然来往的车大多都会减速绕过它,但总觉得它在路中间太可怜了。

到家后,我查了查市政服务热线的网站,发现可以在网上提交收小动物尸体的服务请求。试了试,发现填表有点难,又看到网站公告说最近服务请求的提交量很大,可能无法及时收走。很心焦,实在不想去想象万一它又被车压过的样子。又看到网站上说可以做好防护措施、自行将小动物尸体装起来。

于是我按照网站上说的,戴好手套、口罩、护目镜,拿着垃圾袋去给小松鼠收尸了。再次看到它时,应该果然是又被车碾了一次。我捏着它的右后脚把它慢慢地提起来,明显感觉它的皮毛和柏油路面有一些轻微的粘连。我轻轻地拉起它的身体,感受到了它的重量。它的脑袋附近明显有血迹,因此我不敢看得太仔细。它的尾巴还是松松软软的。我尽量干脆地把它装进了垃圾袋,系好,放到了附近的公共垃圾桶旁。然后回家给市政服务热线打电话。意外地顺利,响了一下就接了。接线员小哥的声音听起来积极又友好。我回答了事由和具体地点后,就挂了电话。

晚上出门买菜前又去确认了一下,装松鼠的袋子已经不在那儿了。希望是已经被收走了。

邻居家的地栽百合开花了,好美(和动森里的一模一样)
我在国内只见过鲜切花,没见过这样的,刚开始看到的时候觉得特别神奇。

这两天还在想另一件和写作有关的事。那就是到底是不是要把所有想说的话都写下来呢?我大学室友曾经抱怨过,我说话的时候常常会把自己的思考过程一股脑儿说出来。但或许听的人根本没兴趣知道?读者不是自己的写作、和把自己当成读者的写作,好像很不一样。

不过读的人也有自己的判断,不想读的人自然会跳过或停下来。这么一想,似乎可以安心地继续写了。

2024年6月19日星期三

橡胶手套和扫帚

最近常常有很多想写的东西,但似乎很难整理成有条理有主题的文章,所以有点犹豫要怎么写。之前试过写流水账日记,很自由,基本上可以想到什么就写什么。但似乎对读者来说不太友好,对多年以后或许想要重读这些文字的自己好像也不友好。毕竟看到的标题里面只有一串编号,根本就不知道接下来会读到些什么嘛。也试过写完一篇日记后,挑选一些关键词放进标题里,但也难免厚此薄彼,好像也不太可行。于是在这样的摇摆中,就只能任由那些想法继续漂浮在脑袋里了。

但我今天意识到,写作和画画一样,会有画到一半画不下去的画,也有画完了没有达到自己预期的画,但那都是画画这件事的一部分。既然如此,我也应该可以接受这里的文字是不完美的,或者没有章法的。总之,写下来似乎更重要。毕竟我写作的理由就是想要记录此时的生活和想法。

今天想说说偏见这件事。

虽然一直都知道每个人都带着很多的偏见,但最近一次切实地感受到这一点,是第一次去参加家属的读书会的时候。大家读的明明是同一本书,但每个人想要分享的内容完全不同。与其说是偏见,不如说是每个人看世界的滤镜?每个人的经历都会影响这些观察、认知世界的视角。一旦意识到这一点,就开始非常警惕对任何事物进行概括、普遍化的冲动。

好用的宜家手套在洗筷子的时候被戳破了,Dollar Store 的虽然用料没有那么扎实也还算好用

最近我对橡胶手套的看法发生了大转变。我向来是一个对于洗碗有点执念的人。比如一定要用流水洗,筷子甚至会一根一根地刷。诸如此类自己都会想要嘲笑自己的习惯。其中一个难以改变的习惯就是不戴手套洗碗。我一直都觉得只有用自己的手、自己的皮肤才能感觉出有没有冲洗干净。

当然,也不是没有试过戴手套洗碗或清洁,但好像明明是想要用手套隔开手和水,但最终手套里面也还是会湿哒哒的,不太舒服,就作罢了。

可是呢,最近厨房水槽堵住了,下水不畅,洗碗机的下水也会倒灌回来,所以就用不了了。开始全部手洗后,每次洗完碗手都会变得很干、起皮,惨不忍睹。于是我和朋友抱怨了一下。没想到朋友发来了斩钉截铁的评论:“一定要戴手套”。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里的坚定,让我有了想要试一试的念头。

于是去宜家买了橡胶手套。买回家才发现还有尺寸,我没注意,两副中有一副是 M 码的,另一副是 S 码的。S 码的很合适。赶紧戴上手套洗碗试试看。哇,好称手啊!在开始冲洗之前先把手套上的泡沫冲干净的话,好像也可以把碗冲洗干净。而且手套上面细细的防滑纹路可以帮我牢牢地捏住碗,之前常常会滑出去的难洗的碗碟也变得听话了。洗好之后虽然手套里面的确有一些湿气,但似乎也可以接受。关键是手不是变干,而是被发泡了!像泡澡了半个小时一样,哈哈。

扫帚也是一样。之前我一直很嫌弃它,因为扫的过程中灰尘会扬起来,总觉得没有吸尘器那么彻底。但前阵子有朋友家的猫猫来小住,家里多了很多猫毛和上完厕所带出来的猫砂。用吸尘器的话有很多前序和后续作业,要拿出来,把电线扯出来,把杆杆伸长,结束后还要清洁吸头。但扫帚就不一样了,拿出来就可以用,局部清理一下头发、猫毛,然后就可以收起来了。好像各有各的优点,也很有用!

以上就是最近的“对...改观了”事件。希望我可以做一个心胸像大海一样宽阔的人啊。